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历史名人
一生奋斗求解放——覃超容
发布时间:2017-06-15 10:20:00 

                               ——记女烈士覃超容的革命事迹

                 

                                   冲出牢笼

 

      覃超容烈士19095月出生于桂平县大湟江口昌辉街的一个工人家庭,父亲叫覃绍章,是个屠宰工人,大革命时期江口屠宰工委员长。母亲叫梁守珍。其父母生有三女:超容、超莲、超群,接养一子,名叫覃坤。超容是大女。因家庭贫困,无法将子女全部抚养长大。1922年冬,当超容十三岁的时候,父母亲逼于无奈,只好忍痛地把她卖给江口附近必群村一户豆腐老板的儿子王达才当童养媳,实际上是去当婢女佣人。她担负着挑水、洗衣、推磨、煮饭等繁杂的家务事。手脚稍一迟缓,巴掌、棍子、皮鞭马上雨点般地落在她的头上,身上。除此之外,还得上山放牛打柴。回来早一点挨骂,回来晚一点挨饿……。非人的生活,痛苦的折磨使年方十几岁的小超容只好将一把辛酸的泪水往肚子里吞。超容不服这非人的生活和痛苦的折磨而跑回娘家。回到娘家近3年,王达才得急病身亡,王家诬说是覃超容“尅”死他的儿子,要把她转卖给上官塘(今上珠村)蔡家。真是刚出牢笼又入虎口,天苍苍、地茫茫,何处是超容的家,何日芳有出头日①?

     王家决定把覃超容卖给蔡家,两家密谋好以后,王家便设了一个调虎离山计,托人假说婆婆病重,叫覃超容回去看望,超容信以为真马上起程,刚走到必群村的半路上就被王家派人拦路抢上黑桥,想就此转送蔡家,有人发现急报覃超容父亲知道,其父报请江口工会的负责人黄醒先、崔季鸿、李乐中、卢登等同志赶去抢救,如此才脱离了虎口。超容父亲好演戏,她小时常跟父亲看戏,父亲还教她读书、识字,她口才好,善词令,被救出来以后,江口工会就安排她搞宣传工作②。

192510月,梧州市妇女联合会在党的领导下成立了。妇联会成立以后,在市内和近郊的县城、乡镇积极宣传和发动妇女开展解放运动。二五年冬,妇联会派出黄若珊、李省群、李霭云等同志组成一支宣传队到桂平县大湟江口,她们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妇女解放的革命道理,覃超容积极参加这次活动,宣传队召开大会时,江口工会还派人通知超容的家公家婆也来参加大会,接受教育。妇联会的同志启发教育覃超容,并让她现身说法进行宣传,覃超容怀着仇与恨,血与泪,声声揭露和控诉封建家庭虐待童养媳的罪恶,揭露和控诉那吃人的封建旧礼教给妇女带来的痛苦和灾难。并宣传“男女社会地位平等”、“妇女婚姻自由”、“妇女必须参加革命才能获得解放”等等革命道理。覃超容夜以继日到处宣传,有时有几千人听。饱尝了辛酸的广大妇女听了覃超容的宣传动员以后,纷纷觉悟起来,她们认为入妇女会后不致遭受虐待刻薄有好处。当时,在江口就有一百多人报名参加妇女联合会。在梧州妇联的具体指导和帮助下,在妇女纷纷觉悟的情况下,于1925年冬成立了大湟江口妇女联合会。卢洁明、李剑池、凌玉汉为妇联会的负责人,覃超容同志负责宣传工作。妇联会成立以后,覃超容和其他同志一起还到了石咀、马皮、木乐、大宣、南木等地进行宣传,使妇女解放的革命道理更加深入人心③。

覃超容经过一段时间实践,逐步坚定了她革命的信心和决心。她决心彻底摆脱可恶可恨的王家,全心全意投身革命。在同乡任梧州轮船工会第二分会委员长胡奕卿帮助下,于1926年春搭船下来梧州,加入梧州妇女联合会。到梧州后,胡奕卿先安排她在妇联会里食宿,然后介绍她到妇联会创办的妇女工读学校学习,一切费用均由妇联会负担,覃超容终于获得了新生④。

         

                                     怒斥翁姑

 

梧州市妇联会将覃超容参加妇联会的事报告给梧州党组织和团组织,经过讨论以后决定以妇联会的名义发出“快邮代电”揭发覃超容翁姑虐待童养媳的罪恶事件,呼吁各界各革命团体加以声援。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获得梧州各报社、各工会、农会、各学校学生的支持。他们纷纷行动起来发出传单响应,“支持覃超容的正义斗争,并脱离虐待她的家庭。”“反对买卖妇女”,“打倒封建旧礼教”等。一时间,要求妇女解放的风浪在梧州掀了起来。覃超容的恶家婆在江口知道以后,她不但不知错,反而变本加厉地纠合大湟江口保长到梧州妇联会耍人,覃超容不待她们说完,马上以理斥之:“够了!你们害我,骗我够了,我死都不回去。”妇联会的委员们也义正严词地说:“援救苦难姐妹,我们妇联是义不容辞的,至于说到覃超容的婚姻大事,那就得由她自己决定。”那恶家婆听后老羞成怒,想要挟妇联会,就扬言说:如果不交出覃超容就要控告妇联会窝藏私逃人员,还逼着妇联会要赎身钱。妇联委员们马上说:“要算账吗,那好办,覃超容不是去做媳妇的,是去做长工的,每年工钱往低里算也有三石谷子,请你们支清这些谷子再说。”并严厉警告他们:“若知道好歹就立即离开此地回桂平去,否则我们就到法院说理吧。”这帮家伙知道到法院对他们不利,只好灰溜溜地走了。十多天后,妇联会收到覃超容的家公寄来的一封信,无可奈何地声言两家脱离婚宴关系,这次斗争终于取得了胜利。覃超容通过斗争实践,认识到一切旧势力是都可以战胜的,妇女解放的道路无限光明。她说:“今天妇联姐妹团结斗争救了我,明天,我要更加努力斗争,救尽所有被压迫的受苦受难的姐妹们”⑤。                                      

                                   勤奋学习 

 

    覃超容脱离了那个可恶的家庭,获得新生以后,努力工作 ,勤奋好学。她当时所在的梧州妇女工读学校主要是解决失业会员的生活问题的,也同时教以文化知识,讲授革命道理,培养妇女骨干。覃超容在工读学校里有工做,有书读,又不受压迫,干起活来精神特别愉快。她心灵手巧,勤奋好学,手艺学得快,不但学会织布织毛巾,连织布最难的工序

——上机头也学会了,她提前毕了业。第二期,连请来上机头的那个师傅也不用顾了,统由覃超容掌握。她发动大家搞竞赛,交流经验,评比优货次货。于是,那些纱线疏密不均,驳头打钉头较多的次品减少了,销路逐渐打开,工读学校由亏本转为了盈利⑥。

她白天做工,晚上七点半至九点半钟就回到妇联会学习。她对学习文化课很勤奋,努力钻研,不懂就问别人。妇联会的同志也经常找覃超容谈革命道理,辅导她、教育她、培养她,不到半年,她就读完了平民课本上中下三册,相当于初中的文化水平⑦。由于工作上的需要,她还努力学会写条子、记账。于是妇联会把印信和日常开支都交给她掌管。除了学习文化课以外,她还认真刻苦阅读各种报纸、文件、资料。每天中午都从工读学校回到妇联会要报纸看,还阅读当时妇女联合会出版的《妇女之光》杂志。有些理论性的文章她还不很懂,就请别人讲解。妇联排演反帝反封建的戏剧,她积极去观看,从中接受了许多革命道理。由于她勤奋好学习,积极工作,思想进步快,不久,参加了共青团,由一个半文盲的姑娘变成了一个懂文化,会算数,会做工的党的得力助手⑧。

 

                                     奋斗到底

 

妇联会救了覃超容。覃超容把妇联会当成自己的家。她吃住在妇联会里,一心一意搞好妇联会工作。大小事情她都尽自己的能力去做好,地方脏了就抢着扫地,有人来开会,她就主动烧开水,还经常奔走给妇联会买东西,主动收拾游行回来的旗帜、锣鼓等物。

妇联会组织有演出队,演员们白天做工,晚上又忙于排戏,演出。没有时间做道具,覃超容就主动担负起这个任务。有一次赶制道具到深夜,她见大家太疲倦了,就劝大家先回去休息。她自己却偷偷地留下来继续做,第二天一早大家赶来时,见桌子摆满了道具,她自己却疲惫不堪地伏在桌子上睡着了。

当梧州市掀起声势浩大的支持省港大罢工斗争的时候,正值隆冬时节,天寒地冻,从省港回梧州的部分工人纠察队员衣衫单薄,党组织通过“梧州善后会”和“梧州对外协会”要来一批布料,覃超容同习艺所的工友一起日夜赶制成棉衣,分发给有困难的工友,当工友们穿上暖融融融的新棉衣时,十分激动,禁不住高呼“省港大罢工万岁!工人大团结万岁!”覃超容和工友们一样,心里感到无比的温暖⑨。

她除了在工读学校里学习、做工以外,还担负着妇女联会的宣传工作。她常常利用各种机会进行宣传,启发和提高妇女觉悟。一次她在“三八”国际妇女劳动节大会上演讲:“我们妇女要求解放、要争取妇女地位,就必须先在本身获得独立自由……。”当时很多妇女受到黑暗家庭的虐待,听了她的宣传得到很大的启发和鼓舞,鼓起勇气要走到妇女解放的道路,纷纷提出离婚,发起家庭革命⑩。妇联会经过一年多的实际斗争,经过广泛深入的对广大妇女宣传教育,她们的队伍渐扩大,由开始时百余会员增加到一千多人,其中大部分是劳动妇女、女学生、女教师、家庭妇女等。覃超容还到柳州及沿柳江各地进行宣传和组织发动工作⑪。由于她在妇联会里搞宣传工作艰苦细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被选为梧州市妇女会二分会宣传部副部长⑫。

覃超容在斗争中表现得很坚决,于1927年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⑬。

19274月蒋介石开始叛变革命,梧州“四▪一七”事件开始了,发动政府大规模破坏革命组织,镇压革命活动,并派出大批反动军警逮捕学生,屠杀工友。当时妇联会也受到他们破坏,许多妇女干部被撤职、去职、分散,妇女会一下子就减少了许多骨干分子和会员。当妇联会处于这种紧急关键时刻,覃超容出面来主持工作。她千方百计从各个方面收集情报,又冒着生命危险把消息转给分散在各地的同志,还要处理许多日常事务,不管白天黑夜,晴天雨天,她都忙碌着、坚持着。在送别被逼离开梧州的同志时,她坚定地说:“我与妇联一条命,我是妇联的人,生死和妇联在一起,有革命的姐妹在,妇联就垮不了,以后的事,我顶着干,你们放心吧!”覃超容和姐妹们心心相印,互相支持,互相勉励。

梧州女子高级小学校长被撤换后,原来设在女高的妇联会办公机关也被迫迁移,覃超容干脆把它搬到妇女工读学校去。国民党反动派还不甘心,又乘机捣乱,企图以种种手段来抢夺妇联会的领导权,覃超容觉察后和几个留会委员商定对策,分别在会员中召开女工组、家庭妇女组、教工组、学生组的会议,揭发了反动派的这一阴谋。为了解决妇联会的活动经费,覃超容白天外出联系工作,晚上回来和工读学校的姐妹们一起办班织布,将出卖产品所得的款项作为妇联会的活动经费,从政治上和经济上来保证妇联会的存在和发展。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大屠杀以后,梧州党组织也受到严重的破坏,广东区委派特派员廖梦樵同志来梧州主持地委工作。覃超容和妇联会的冯秀娥到“洞天酒家”二楼会见廖梦樵,廖梦樵就向管房的(自己人)提出:“我刚到,没有落脚点,这样不好干工作,我是单身汉,很难找房子,你看有什么办法?”管房的同志说:“这里的房子都贴着‘非眷莫问的字条,这是发动派搞的鬼,这个问题恐怕要女将出马”。同去的冯秀娥先说:“好!我出马”。但考虑到冯秀娥已结婚,不合适,需另找一个。覃超容马上接着讲:“不用找了,我去”。大家认为可以,就坚定让她去和廖梦樵同志假扮夫妻,租了一所房子作为党的地下机关。覃超容同时担任了党的地下交通员。⑭

由于白色恐怖严重,当时,梧州地下党的交通员很多,覃超容的工作是十分繁忙的,为了准确安全地投送党的机密和掩护同志撤退,覃超容扮作卖鞋女人,她每天拿着竹篮,里面装着自己亲手做的鞋和毛巾,出现在街道和码头上,一天跑十几个地方,常常是顾不上吃饭和休息,她仍然忍痛奔走,坚持为党工作。她曾经三次冒着生命危险掩护组织安排转移。在那白色恐怖的严峻日子里,她不但没有畏缩、害怕,反而坚定地对同志们说:“革命烈火是扑不灭的,妇联会是压不垮的,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要奋斗到底。”就这样,在艰苦的革命斗争中,她顾不上自己的身体,顾不上自己的生命,为党的事业,她英勇奋斗,在所不惜⑮。

 

                                       献身革命


192797日,国民党反动派又在梧州实行第二次“清党”,由于叛徒李天和的出卖,梧州各工会、梧州党机关受到敌人的破坏,覃超容和廖梦樵等一起被捕入狱。发动派发现覃超容是交通员,知道她掌握我地下党的许多机密,便对她采取威迫利诱的手段。敌人对她说:“你要是说了,就是立了一大功,梧州的女界就让你领袖。你年纪轻轻的,要珍重前途啊!”覃超容把脸转向一边没有吐露出一个字。敌人又说:“如果你坦白交代,我们可以帮你保密,你日后吃穿住用担保不用愁,生活可以象我们的太太那样自由自在,何必……”。“呸”覃超容猛地转过脸来,把唾沫吐在敌人身上,敌人吼了起来,觉得用软的一套不行,又改用硬的一套。他们恶毒地用柴火头、火烧铁接连烫她的手指、头和面部,覃超容咬紧咀唇,紧锁双眉,始终不吭一声。他们又层层加码,把她捆绑、吊打,打昏了,用水冲醒再打,几次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但她依然守口如瓶,不泄露一丝一毫党的机密。敌人黔驴技穷,只好把她推回牢房。在监牢的日子里,她顾不上自己的伤痛,拖着疼痛的身子,主动去照顾那些体弱有病的女难友,用被打肿的双手为他们补衣服,赶苍蝇,捉虱子,还抓紧时间给大家讲革命道理,讲妇女翻身解放。同时还教大家识字,唱歌,表现出革命者视死如归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1927925日一个星月无光的晚上,国民党反动派把覃超容杀害于梧州市云盖山。就义前她挺胸昂首,大义凛然地高呼:“怕死不革命!革命不怕死!”“革命一定成功,共产党主义一定实现!”她壮烈地牺牲了,年仅18岁。在狱中她为战友留下了两首就义诗:

            嗟我生不辰,幸得自由身。

            狱中重受苦,勉君杀敌人

                人生谁无死,光荣是革命。

            待到解放日,永受人尊敬。

覃超容烈士为革命奋斗了短暂的一生。她的革命事迹鼓舞人心,她的奋斗精神流芳百世!⑯

                                                     (桂平市史志办公室)

 

 

主办单位:桂平市地方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桂平市人民政府 邮编:537200 电话:0775-3382012  
Copyright © 2013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